你家的杨桃

如有错误侵权请迅速指出。经不起惊吓辱骂,说错话会马上改。
就是喜欢瞎写乱删。
记性十分差,总是惹人生气,爱拖更,手机像素低,文笔烂,画风丑陋。
卸了的QQ 很少上去的微博、百度甚至已上不去的p站都有号,请在“你家的”后面分别加上“杨桃”“蜜桃”“杨桃1”等搜寻。
(已经很久没有动态的号就别碰了,弃号了)
(还有一些游戏id,都一样)
目前活跃于lofter和第五人格。

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梦。实际上我已经忘了好多,内容十分混乱。
梦中,我依旧是在我住的小区里面,我也不记得当初我在哪,在干什么,然后好像是一种奇怪的,应该是藤蔓的东西在小区里面出现,肆意生长,它应该是伤害人类的,人们都在逃。我当时可能也在逃跑,还是在干什么,我记不清了。
藤蔓长在一起,最后长出一个木碗,到底长了一个还是一堆我记不清了。里面有类似干木屑的东西,我也忘了这东西干什么的,就觉得它是解药,也不清楚解什么,就是解药 。人们都去抢,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东西到了我手上,人们就来追我,准确是我们,有个妹子拉着我跑。
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人物,就是这个短发妹子,我也不记得她穿什么,就记住了她的短发,她牵着我的手一起逃跑。
跑到小区门口,我们把木碗给了后面一个男人,他接过木碗,把里面的东西往嘴里塞。然后我们跑向门口,门口好多人堵在那,有男有女(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)她就跟那些人说话,堵门的人让开了,我们冲出来小区,空旷的马路只有一个公交站,一辆公交车停在那,她告诉我我们要离开这里,应该是用很高兴的语气。我们上了公交车,我就醒了。
我当然是不想醒来啊,就接着睡,强行连上梦,然后梦就不对了,我们还在公交车上,但给我的感觉很古怪 ,好像她也不见了。

其实。我是想表述,当我们冲出小区时,我突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,是我从来都没感觉过的,像是喜悦,游戏通关的感觉。还有那个妹子,感觉像是我的朋友,还是beast friend?

我以前没注意过,现在才意识到我与周围的人有些不同。我大部分时间像是被剥夺了一些正常人应有的东西,我感觉不到亲情和爱,我会快乐、悲伤和难受,但它们只在表面,我的心口感觉一直是空荡荡的,有是消极的情绪会堵在心口,然后我就会无法控制地哭,但只有这个时候我的心口感觉是满的。我很想再体验梦里那种感觉,但我只能从混乱的记忆中找到一点残渣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再一次遇见那个短发的妹子,在危险来临时一起走,牵着手,跑向那个大门,登上公交车,去一个不知道的地方。在梦里也行。
我现在做的梦大多数都是在逃跑,不知道为何逃跑,被人追杀,躲避丧尸,但只有这个梦,有一个人牵着我的手一起逃跑。
挺奇怪 的,当那个梦醒时,我好像是哭了。我现在也在哭。

现在我的记忆都混一起了,是梦还是现实,过去还是现在,渐渐分不清。比起现实,我更愿意沉浸在游戏和荒唐的梦里,无梦的夜晚已经很少了,一个晚上三个梦是挺正常的 。
我还遗忘了很多东西,很多都是强行遗忘,强迫自己不去想它们。我的确不是脸盲,我是不想去记住,我记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脸,包括我自己。
有些东西回想起来就会让我难受,泪水模糊了眼睛,我每次强忍着不去想它们。我不能在公共场合哭,别人会觉得我有病,只能在一个人的小屋子里,一个人哭。

尼尔,这个游戏的音乐也很好听。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