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家的杨桃

如有错误侵权请迅速指出。经不起惊吓辱骂,说错话会马上改。
喜欢瞎写乱删。记性十分差,总是惹人生气
QQ已卸 微博很少上,微信还在,b站活跃,百度p站都有号,请在“你家的”后面分别加上“杨桃”“蜜桃”“杨桃1”等搜寻。
(已经很久没有动态的号就别碰了,弃号了

我年纪轻轻的掉那么多头发???每次梳头都掉那么多,看着就肝疼。
躺床上根本睡不着啊!
又忘记吃药了!

两年前我根本没有想过我会喜欢上一堆骨头,真没想过
拿烟的手在颤抖 jpg.

因为身体不适在家里躺了一个上午,做了一大堆无法描述的梦。
我梦见我弟也上lofter,而且他也画ut,只有简笔没有上色的那种,摸索是指绘,下面打的au名字我也没见过,
然后,他的,热度,过三千了!
三千多啊!
我被硬生生吓醒了。

想说点什么(爆粗口注意)

主要就是关于校园欺凌的事。
因为比较生气,有粗口。

我们班有几个坏学生,和几个性格软弱受欺负的(就是这个操蛋的套路)很不幸呐,刚入初中时,我和他们一群坐在了一起。
因为正义与仁慈,我会帮助软弱的那些人,当他们被欺负,我就会去制止那些欺负的人,然后呢那些欺负别人的家伙就看我不爽,各种外号天天叫,阴阳怪气的(都是男的)我找了老师好几次,但都没有用,最终,我调离了这组。
当然没完,欺负别人的家伙聚成一团,我被隔了开来,他们每天在我面前轮着嘲讽。又因为被欺负的人全都是男的(递个纸巾怎么了)于是班里就传我喜欢那谁谁,脚踏几条船。
(最他娘奇葩的是,某个我曾经保护过的家伙说我喜欢他????我喜欢你个毛蛋啊)

套路仍继续,我整个初一到初二上学期都处在反抗中,成绩下滑严重,几乎没有交任何朋友,再加上家庭原因,我病情逐渐加重了。
导致我现在严重抑郁症与焦虑症(啧)

然而,那几位被欺负的人情况貌似比我好一点,尽管他们还是天天被欺负,帽子被别人抢去当猴耍,本子被当着面撕烂。(我觉得这几个人家里都不富,他们可能都有一定的精神障碍)但他们依旧这样,没有任何表态。这几个被欺负的我敢肯定没有跟家长说过这些事,没有。

我平常很好说话,别人向我借东西我都会借,但有些混蛋是真的讨厌。
我他娘借你东西时啥屁事都没有,不借你就说我小气,老子自己东西凭什么借你啊?
什么破毛病。

因为想保护别人最后也被欺负的悲惨货就是我。
去你妈的正义。
我累了,不想去折腾了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 。

正在看小说,但突然想起了一些奇怪的事:一个陌生的大叔和一个相似收费站的东西,他们都在一片空白上,但这片空白是有空间的概念。
然后我还莫名其妙看了一眼窗口,总觉得哪不对,好像记起什么又忘了。

最近是不是真要疯了,无法判定自己的行为,记忆大部分混乱无序,疲惫不堪,情绪激烈化。
不想去看医生,真的不想。

今天竟然发现我们班里有好几个人玩刺客信条,然而都是男的……貌似没有女生玩这类游戏,她们都在追星……
我玩刺客信条和我是什么性别有半毛钱关系啊!啊?喜欢北美战神怎么了?怎么了啊!?信不信我用战斧砍你啊!!

还有!绝对不要!以 貌 取 人!
我长的(可能)比较胖,看起来脾气好,但我成绩并不好。
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我长得像好学生??
好学生字就写的很好看吗?
还有 长得像 好学生 是什么鬼形容??
被一句好学生 逼的认真学习的差生就我一个了吧……

我觉得最近自己谜之状态,可能是因为每天不足六个小时的睡眠和 1+2浓缩咖啡的功劳,还有强烈的自我催眠。
一个星期还没到,我却有种下一秒就可能挂掉的感觉。

我最近状态莫名好了很多,挺安静的,安静的让我有点不安。

不仅是对自己的绝望,更多的是无法去拯救其他的人,大家都很丧,都很痛苦。
当你试图去触碰泥潭的岸边,还有很多人沉浸在淤泥中,诉说着他们的痛苦,但你必须想办法上岸,不然你就会彻底被淹没,你想去救别的人,但是你做不到,你只能隔空给他们一点语言上的鼓励。
有人已经自暴自弃地扎进淤泥中,也有人像你一样,边互相鼓励,边想办法上岸。

真的很希望所有人都把我忘了,这样子死的时候就没有然后牵挂了,最好死后尸体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。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吧。

如刺一般的目光是我恐惧的一切,他们那些有意或无意的动作一点点地把我推入泥潭,直到我被彻底淹没。
救命。

割腕的记得消毒啊,感染很疼的。

翻了一下以前的东西,好像从去年来这已经删了几十条信息吧,因为有不少都是一时脑热和发病乱写,还闯过几次祸……
现在我比以前稍微理智一点,懂得不去直接说,写了一大堆东西然后删掉。
我算是彻底抛弃了曾经写过的东西,包括几个开篇就弃的小说。以前写的东西是挺烂的,而且还伴有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,我的天哪。
希望当初那些被无知的我 惹怒的人,千万不要想起我,我不值得再次引起争论。如果是忏悔的话,已经有无数次了,每时每刻都为过去的我后悔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。现在不怎么敢干出格的事,就是很害怕被载下图,然后挂着某位太太的主页上,被所有人转发批评辱骂 。

感觉得了抑郁症这个病最大的就是不敢去做自己想做的,恐惧给别人带来麻烦,恐惧自己可能会导致的一切,觉得自己不配去干什么,不配活着。后悔自己所做的事。为了不被别人发现,强迫自己带上面具,只能自己一个人抹泪,孤独的抱住满是伤痕的自己。

为 离开这个世界还是留下 犹豫。
几个词:恐惧、害怕、后悔、疯狂、孤独、丧气。

曾经我也不知道这个疾病,或者知道也不会去了解它,因为当时它似乎和我很遥远,但可能只有真正得过这个病的人,才能理解其中的痛苦吧。
为什么我们会自残,像是对自己的惩罚,在痛苦中寻找一丝疯狂的愉快,就跟吸毒一样,是停不下来的。跟抖m有点相似吧

怎么说呢,我对于那些从楼顶一跃而下的他们,有惋惜,也有悲伤,或许还有一点点羡慕,他们选了一个快捷的方式,只需要几秒钟就离开糟糕的世界,永远不用会被别人伤害了。
但我还是希望各位能够活着挣脱出这个泥塘,去做曾经不敢做的事,享受生命。

请不要随便自称抑郁症,如果有情绪低落状态,并有轻生的想法的人尽快去附近正规的医院挂心理科,最好不要随便找个医生,早点查出来或许就能早点治愈。
确诊后要接受治疗,不能以为这没啥事,到最后对生活影响会很大的。一定要持续治疗。医生给你开的药坚持吃,一般会有些副作用,比如呕吐什么的,不能自己断药,去找医生给你弄。
心理治疗基本上挺贵的,一般家庭可能会有点困难,持续很久都不一定治得好,但等你好了以后,重新拥有希望,什么钱挣不出来?
如果你的父母拒绝给你治疗,我不是很懂,但你可以来找我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你,替你去怼你的父母。

那些自称抑郁症,却利用这个头衔去获得别人的同情,甚至肆意去破坏别人好意的人最恶心了,这样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,甚至使一些人充满恶意地去污毁真正的患者。
你们怎么不上天呢?呵,上天会被打下来的,天堂不允许你们去打扰那些天使。

如果你的身边有一个人,总是孤独的呆着角落,喜欢画画,有时会穿长袖和戴帽子,性子软,通常会被班里的坏同学欺负。那么,可以不要用语言伤害她,她被欺负时去帮一下她吗?
或许你们可以做个朋友,不需要做太多,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,不随便外传她的秘密,愿意在与其他同学聊天时停下去关心她,给她一点点爱,注意下你的语言和行为,不去伤害她,我想她会把你当做她最好的朋友。
你可能会拯救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以及校园欺凌受害者

等我的盆栽开花了,我想用它们去祭奠比我们先去的天使们。
等我死后,会有人祭奠我吗?

“■■,我们出来了!”
“我们成功了。”
“我们从那逃了出来。”
“我有一张卡,我们可以去那个图书馆。”

曾经,你牵着我的手,一起跑向大门,我们成功远离了藤蔓,我们逃了出去。
我无法忘记这段故事 。

我们终于又见面了。
这一次你将手再次举在空中,我想去握住它。
但我看见,你的身上缠满了藤蔓,它们寄生在你的灵魂中,撑破了你的身体。“干枯”的藤蔓紧紧缠住你伸出的手臂。
它们还活着,还在生长,你也还“活着”。
我犹豫了。

【怎么了?】
【你看见了什么?】
【你是在恐惧这个吗?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