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家的杨桃

如有错误侵权请迅速指出。经不起惊吓辱骂,说错话会马上改。
杂事,主混ut 再造人卡夏 jojo
喜欢瞎写乱删。记性十分差,总是惹人生气

QQ已卸 微博很少上,微信还在,b站活跃,百度p站都有号,请在“你家的”后面分别加上“杨桃”“蜜桃”“杨桃1”等搜寻。
(已经很久没有动态的号就别碰了,弃号了

十分粗糙了。
我会好好练习的。

没有人

喜欢一个人,纸片人,几年了,差不多就跟信仰一样的存在了,前天突然崩塌,就是一个问题的事,瞬间崩塌。从昨天到今天早上一直是恍惚的状态,课都没上好。

其实也不是什么的,是喜欢,更是想要让他获得一个好结局,为此我还在小学时试图写了一个小说……反正也弃了。

仔细想一下,学画画的初衷好像就是想画他,因为发现自己画的太丑了,一直没敢碰他,因为他真的超好看(夸)

迷茫了很久,期中考试终于发现自己进步了,有了点成就感,之前也没哭的像以前那样。

一切都在慢慢回转,好像生命突然有了希望,想去考美院,在这之前还得好好学习才行。

扯了这么多,只想说很对不起某个大姐姐,人超好,而且还用自己的空闲时间产粮,但是我惹她生气了(还让人家破费买了东西,钱让我拿回去了,她不要)说不出的惭愧,她帮我不少东西,但我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谢谢。

现在我把微信都删了,屏蔽了所有人,假装不在。逃避是没用的但能让我暂时好受点。

她也不会看见这个吧……

热脸贴冷屁股很难受的,虽然我可能没有被这么对待过,因为没人……我意识不到这些东西,我也感受不到什么叫做爱。

反正也没人相信对吧。

我一直没搞懂我到底住哪,在学校填的单子都是新浦区。真的很蠢,给别人乱添麻烦
年纪小,什么事都不懂,希望长大了以后别再惹别人生气了 ╭( ๐_๐)╮
我生我自己气。

梅萣 又名小金花,大毛莨 (mental delighted)

学名:Insancundum

直立草本。花黄色;萼片、花瓣各5,分离,花瓣基部有1 蜜腺穴;雄蕊和心皮均为多数,离生,螺旋状排列于突起的花托上。瘦果集合成头状。本属代表种毛茛(R.japonicus Thunb.),广布于我国各地,日本、朝鲜也有。

生于沟边、田边。全身有毒。


中文名称:梅萣 毛茛属

分布区域:全世界的温寒地带广布,多数分布于亚洲。

门:被子植物门

种:毛茛

界:植物界

形态特征:心形黄色花瓣


毛茛属 多年生或少数一年生草本,陆生。须根纤维状簇生,或基部粗厚呈纺锤形,少数有根状茎。茎直立、斜升或有匍匐茎。叶大多基生并茎生,单叶或三出复叶,3浅裂至3深裂,或全缘及有齿;叶柄伸长,基部扩大成鞘状。花单生或成聚伞花序;花两性,整齐,萼片5,绿色,草质,大多脱落;花瓣5,有时6至10枚,黄色,基部有爪,蜜槽呈点状或杯状袋穴,或有分离的小鳞片覆盖;雄蕊通常多数,向心发育,花药卵形或长圆形,花丝线形;心皮多数,离生,含1胚珠,螺旋着生于有毛或无毛的花托上;花柱腹面生有柱头组织。聚合果球形或长圆形;瘦果卵球形或两侧压扁,背腹线有纵肋,或边缘有棱至宽翼,果皮有厚壁组织而较厚,无毛或有毛,或有刺及瘤突,喙较短,直伸或外弯。染色体大型,基数为7。

生长习性 生于山地,沟边。


含harmala alkaloids(哈玛拉生物碱 ),全身有毒。通常被当做毒品使用,提取物为暗红的液体。

注:大多人称摘下花以后,花的颜色会迅速染上红色,像吸满血一样。但似乎只是因为吸入喷出的汁液而产生的幻觉。


摄入效果:

⑴ 躯体症状:眩晕,无力,震颤, 恶心,困倦,皮肤感觉异常,视力模糊。

⑵ 感觉症状:物体的形状扭曲,颜色改变,注意力无法集中,自我感觉听力显著提高,少数情况下会出现感觉错乱(如听到颜色,看到声音等)。

⑶ 精神症状:情绪改变(欣喜,悲伤或易激惹),紧张,时间感扭曲,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,人格解体,梦境般的感觉, 视幻觉。

注:一小部分人称,他们看见了一个庞大的“人”悬浮在空中,双手45度倾斜在身体两侧,身后有两对巨大的,像光幕的翅膀;大部分身体隐藏在暗黑色的长袍下,仅露出一双黑色有金属光泽的手。(似乎是穿着盔甲)

虽称连上面的衣褶都能看见, 但无法形容准确描述出细节。

当被要求观察更多时,实验体会展现出恐惧,心脏跳动加速。


这里就我自己玩玩好了


步入初三,准备认真学习,想考美校,所以除了在家的空余时间不在线,建议到晚上再找我,并且,有时我会一同刷三个软件,一些手机提醒不到的信息我可能不能按时看见,请原谅。
不咋会说话,年纪也小,可能会误伤人,所以如果我说了什么让别人不高兴的话,请尽快让我闭嘴,我会迅速删评论的。

有时候情绪会突然低落,不想见任何人,不过很快就好了。

其他什么零碎的事不想写了,总之这里暂时封闭一下,等我再练练画技,能够与别人好好相处时再回来。

这里只会发一些生活垃圾,还有一点绘画,最好别关注。

正在看小说,但突然想起了一些奇怪的事:一个陌生的大叔和一个相似收费站的东西,他们都在一片空白上,但这片空白是有空间的概念。
然后我还莫名其妙看了一眼窗口,总觉得哪不对,好像记起什么又忘了。

最近是不是真要疯了,无法判定自己的行为,记忆大部分混乱无序,疲惫不堪,情绪激烈化。
不想去看医生,真的不想。

“■■,我们出来了!”
“我们成功了。”
“我们从那逃了出来。”
“我有一张卡,我们可以去那个图书馆。”

曾经,你牵着我的手,一起跑向大门,我们成功远离了藤蔓,我们逃了出去。
我无法忘记这段故事 。

我们终于又见面了。
这一次你将手再次举在空中,我想去握住它。
但我看见,你的身上缠满了藤蔓,它们寄生在你的灵魂中,撑破了你的身体。“干枯”的藤蔓紧紧缠住你伸出的手臂。
它们还活着,还在生长,你也还“活着”。
我犹豫了。

【怎么了?】
【你看见了什么?】
【你是在恐惧这个吗?】

我曾经做过一个梦,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梦。实际上我已经忘了好多,内容十分混乱。
梦中,我依旧是在我住的小区里面,我也不记得当初我在哪,在干什么,然后好像是一种奇怪的,应该是藤蔓的东西在小区里面出现,肆意生长,它应该是伤害人类的,人们都在逃。我当时可能也在逃跑,还是在干什么,我记不清了。
藤蔓长在一起,最后长出一个木碗,到底长了一个还是一堆我记不清了。里面有类似干木屑的东西,我也忘了这东西干什么的,就觉得它是解药,也不清楚解什么,就是解药 。人们都去抢,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东西到了我手上,人们就来追我,准确是我们,有个妹子拉着我跑。
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人物,就是这个短发妹子,我也不记得她穿什么,就记住了她的短发,她牵着我的手一起逃跑。
跑到小区门口,我们把木碗给了后面一个男人,他接过木碗,把里面的东西往嘴里塞。然后我们跑向门口,门口好多人堵在那,有男有女(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)她就跟那些人说话,堵门的人让开了,我们冲出来小区,空旷的马路只有一个公交站,一辆公交车停在那,她告诉我我们要离开这里,应该是用很高兴的语气。我们上了公交车,我就醒了。
我当然是不想醒来啊,就接着睡,强行连上梦,然后梦就不对了,我们还在公交车上,但给我的感觉很古怪 ,好像她也不见了。

其实。我是想表述,当我们冲出小区时,我突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,是我从来都没感觉过的,像是喜悦,游戏通关的感觉。还有那个妹子,感觉像是我的朋友,还是beast friend?

我以前没注意过,现在才意识到我与周围的人有些不同。我大部分时间像是被剥夺了一些正常人应有的东西,我感觉不到亲情和爱,我会快乐、悲伤和难受,但它们只在表面,我的心口感觉一直是空荡荡的,有是消极的情绪会堵在心口,然后我就会无法控制地哭,但只有这个时候我的心口感觉是满的。我很想再体验梦里那种感觉,但我只能从混乱的记忆中找到一点残渣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再一次遇见那个短发的妹子,在危险来临时一起走,牵着手,跑向那个大门,登上公交车,去一个不知道的地方。在梦里也行。
我现在做的梦大多数都是在逃跑,不知道为何逃跑,被人追杀,躲避丧尸,但只有这个梦,有一个人牵着我的手一起逃跑。
挺奇怪 的,当那个梦醒时,我好像是哭了。我现在也在哭。

现在我的记忆都混一起了,是梦还是现实,过去还是现在,渐渐分不清。比起现实,我更愿意沉浸在游戏和荒唐的梦里,无梦的夜晚已经很少了,一个晚上三个梦是挺正常的 。
我还遗忘了很多东西,很多都是强行遗忘,强迫自己不去想它们。我的确不是脸盲,我是不想去记住,我记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脸,包括我自己。
有些东西回想起来就会让我难受,泪水模糊了眼睛,我每次强忍着不去想它们。我不能在公共场合哭,别人会觉得我有病,只能在一个人的小屋子里,一个人哭。

尼尔,这个游戏的音乐也很好听。

真的有千指大人!!关注一波。